分享按钮
【传统】乌苏里江上的冰山
//alfreddd.com  2020-03-24 15:18:43

饶河县 薛丽

  生于饶河,长在此间,乌苏里江像一个与我一起长大的爱人,她见证了我之成人,听听了我之惊喜,而我也在一年四季中一直不断的理解它的美与淡泊、咀嚼它的纯朴与和暖,无法用母亲来比喻,对我来讲更适用的是描摹是朋友,休戚与共、血脉相连,即便人在千里以外,只要是在地图上观看这个熟悉的名字也心潮涌动、感慨万千!

  乌苏里江之四季别有风韵,但对久居于此的人口来说,别具趣味的还是春季,冰封一季的乌苏里江是用怎样的别具生面的点子来抖落一冬的雪花,用什么样的鸣响来告别冬天?那就是――跑冰排。

  年年岁岁的五月中旬,温度回升,乌苏里江厚厚的冰层悄悄松融,并且慢慢的裂成大小不一的冰粒,这万千冰块在江水的推动下,慢慢的在盘面上行走,直到更多的冰粒挣脱队伍,以各自不同之进度奔向春天,就在某一天,这种悠闲的生成因撞击,由沉默的追逐变成了全体群体争先恐后的奔驰,这就是跑冰排,是西方开江的突出一景。

  记得中曾经见过乌苏里江武开江,那状观之状况经年未忘。初融之江中,丰厚坚冰互相撕扯、分裂,继而猛裂的前进冲撞,诸多小些的冰粒被大些的冰粒或撞得粉碎,碾压在篮下,或撞到岸上,竖起冰棱,或被叠在背上,簇拥前行,造型各异的冰山都摆出自己特有之模样在急剧的江水中扭动着,匍匐前行。坚冰发出的碰撞、倾轧的嘶鸣与咆哮声更是不绝于耳,那满江疯狂奔泄而从的冰山,撼动天地大有混沌初开、山崩地裂之感,真是“沉雷寰荡撼江开,百状浮冰浩淼排”。

  但是,乌苏里江向我展示更多的她温柔旖旎的单――文开江。如果说武开江英雄的话,这就是说文开江就是润物无声。冰层慢慢溶开,互相推搡与蠕动着,在江水中慢慢向下飘移,像一股志同道合的伴侣在悠闲的散步,顺势欣赏着周遭的景观,间或的也发出悉悉索索的鸣响,仿若窃窃私语。等到冰排在涌动中溶化的更为彻底,以此时节江面上不单单只是冰排,还有一块块露出的湛蓝的湖面,彰显着奔淌的雪水已正式下冬天的口中接过了权力的手杖,飞雪消融,